第22章 第 22 章

如发现文字缺失,关闭转/码或畅/读模式即可正常阅读

  第一次局——

  盛悉风上一的那一年, 每天式听闻开和沈锡舟的光辉事迹。

  两个生于叛逆巅峰期,翘课,早恋, 拉帮结派,架, 然跟叫板……三天两被广播通报批评, 不是学好,根本就是俩彻彻脑的氓胚子。

  沈锡舟的问题是早恋,盛家初反对过、打击过,但时间一长,也渐渐麻痹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 只盼着他能有点分寸,别不该的事。

  沈常沛将比,时常对庄殊绝的父到愧疚,就自己儿子这死德行,是庄殊绝的,一定不惜一切代价打鸳鸯。

  所以那段时间, 作为盛悉风的, 看开这个“婿”也是不满意的, 不是来开过了叛逆期重新像个人,不可能同意这门事。

  家将比,能理解沈常沛的担忧。

  别的问题都还好说, 是开也闹个惊天地的早恋传闻, 等于明晃晃往盛家千娇百宠的主上盖绿帽, 那还得了?

  好在开身边的生质更像是关系比较好的异朋友, 暧-昧有余, 真不足, 而且任期很,抓不到什么具的把柄。

  于知提吊胆的,管不住儿子,就一个劲“儿媳妇”放权:“你是看到他来,想打想骂你说了算!除了悉风,叔叔和于阿姨不可能同意他跟别的孩子。”

  开在旁边听到得无语,用得着别人教吗?本来就很会坏别人好事。

  他指着盛悉风问他,故意挑事:“你意思是我跟谈就可以?”

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看都不看,好像只是他用来跟父唱反调的工具人。

  那话里威胁的意味甚重,于知瞪他:“你敢?生的首任务就是学。”

  开身上严重的问题并不在于早恋,而在于他对梦想的极度执着。

  他已经成年,生涯也即将落下帷幕,这意味着他不再需监护人,法律上来说,他完全可以决定自己想过的人生。

  邵于知夫妇俩的态度也非常坚决。

  无数次的斡旋和争吵过,邵直接告诉他:“你有种别拿家里一分钱的话,就可以去追求你的梦想。”

  听似是妥协,实则是断了开的路。

  有句汤说,梦想面前人人等。

  至少这句话在赛车身上完全不适用,放眼这个行业,车几乎无一例外,拥有一个相当富庶的家庭,他们的职业道路建立在金山银山之上,荣耀背堆砌着一串串的天文数字。

  这是富人的专属游戏,普通人连拥有场券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如果没有来自家庭的支持,他的梦想之路寸步难行。

  *

  三拥有单的教学楼和单的作息,不过盛悉风

第22章 第 22 章 (1/4)